中医—国之瑰宝何以屡受质疑!

2014-11-23 10:49:28 神农中医馆 2978

中医药在西方国家治疗疑难杂症屡见奇效,“走出去”成效渐显。然而,国内对中医药的质疑之声不绝于耳。这种“墙内开花墙外香”现象值得关注。

株洲神农中医馆

要保护、传承优秀民族文化的瑰宝,就必须对症下药。近年来,中医药发展遭受“排挤”,甚至有人提出废除中医。“病根”到底在哪儿呢?

“病因”一:真中医太少。很多患者表示,“现在的中医不像中医,有的医生甚至都不望闻问切”,更有种种“神医”打着中医的旗号招摇撞骗,这些都会引起患者对中医的不信任和质疑。

神农中医馆馆长曹可仁说,我国中医药人才培养有很大成绩,但中医人才的培养面临很大问题。我国有很多中医药大学,但培养出来的真正用中医治病的人才越来越少。“现在别看中医学硕士博士很多,但是真正能用中医思维看病的人估计不足2万人,这是很乐观的估计。”

“病因”二:大型中医院被“西化”。患者进了中医院,也要做检查,做化验。在中医院看病有如此遭遇,难免让人对中医技术产生怀疑。那么中医院为什么也愿意给患者做检查呢?除了医生中医药素养不够需要依赖检查判断病情以外,还有政策问题。大家都知道,简便易廉是中医药优势,但正是这一特点,造成中医技术的应用障碍。

“医院要生存,要获得收入,用现代医学的诊断取代中医的简便易廉,这是中医政策上存在的问题。”徐安龙说。

“骨折了用中医传统的小夹板才几千元,如果采用西医手术的方式,上钢板、打钢钉,动辄数万元。你说医院愿意动手术还是上小夹板?”汉方国药董事长贺总反问大家。

“病因”三:中医药研究受“排挤”。中医药要发展进步,就要开展以中医为特色的医药科学研究。然而,多位中医药专家表示,当前以中医为特色的医药卫生科学研究是在“夹缝中生存”。徐安龙说:“在医药科学研究中,很多重大研究专项没有中医专项。”神农中医馆馆长曹可仁坦言,“当前是用西医思维理论管理中医”,我们申报课题到国家卫计委或者科技部,审批的专家大部分是西医学者,要获得课题难上难。即使自己筹资研究出成果,也很难获得认可。

虽然当前有些西医名家对中医“不屑一顾”,甚至不断质疑中医药,但老中医内科专家陈康林老师表示,“中医的两个理念对我影响很大,一个是整体观,一个是辨证论治”。他公开表示,当前国外对中医药的复方已经开始认可,有些中药已进入国际市场,也就是说中医的一些理念已经开始在国际上受到重视。

要发展中医药,曹可仁教授认为,“摆在我们中医药大学面前的重要任务,就是要出培养懂得用中医思维看病的人”。其次,要通过政策调整,让中医院真正姓“中”,让真正的治病救人的中医技术得到传承。钟南山说:“我本人不太赞成中西医结合,主张中西医并进、互补,因为两者都有各自的特色。”


电话咨询
服务项目
专家团队
挂号预约